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瀚慕?】【何总X何总】一定会被打脸系列

*雷!看不懂标题千万别点!
*反正啥也不知道,趁被官方打脸之前lu一发吧 ,ooc简直是一定的,反正我也语死早……我家小何总才不会这么软惹!
*默默打一个tag哈哈哈,来熟悉一下名字吧。。。


几乎是推开门的瞬间,何瀚就感受到了另一人的存在,他没有立刻开灯,反而在黑暗里微微勾起了唇角。房间里的不速之客带着熟悉的气息和温度欺身上来,从头到脚严丝合缝地贴住何瀚的身体,把何瀚牢牢的压在门板上。柔软而温热的嘴唇摸索着贴上他的嘴角,也不急着深入,只是一味的贴着嘴唇摩挲,随后又干脆上了牙齿变成了细细的啃咬。何瀚带着笑意享受着这种亲昵,一手反手锁上了门 ,另一只手从善如流的摸上那人的腰箍紧,往自己这里带了带。然而那人被抱在怀里的手感却让何瀚微微皱起了眉头,头顶的吊灯啪的一声被按开,瞬间的亮起的灯光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感到了不适,被搂住的人忍不住眯着眼皱起眉头,这才把自己从何瀚身上撕了下来。灯光让那人的眉眼清晰的出现在何瀚的面前,何瀚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他伸出手捏住那人的下巴拉近自己,左右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面色不善的丢出一句话,“你才跑出去几天,怎么瘦成这样?何慕,这就是你答应我的好好照顾自己?”
何慕有些不耐地撇撇嘴,直勾勾的盯着何瀚的眼神里还夹着些被打断的不满。他甩开何瀚的手,向后退开几步,伸手理了理刚刚被揉乱的衣领,没好气的冲何瀚甩出一句,“我的事不用你管。”“那你回来做什么?”被恶狠狠的呛了一句的何瀚不怒反笑,一边慢条斯理的脱下西装外套随手丢在一边的椅背上 ,一边慢慢向着何慕逼近了几步。方才的拉扯中何瀚领口端端正正系着的领带被扯开了些许,领口散乱开来,露出一截隐隐约约的锁骨来。何慕盯着他的领口,本能的有些想要往后退。无论是在家人还是外人心中,何瀚总是温柔体贴的代名词,然而只有何慕知道 ,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根本就是一只危险的食肉动物,你总是看不透他温柔的微笑下藏着多少獠牙。
“我偶尔也要回来确认一下,”何慕向前一步,伸出手扯住那条他觊觎已久的领带,“看看我的东西有没有被别的什么人动过啊。”“哦?那你确认完了没有?”何瀚似乎对瞬间拉近的距离十分满意,他的目光落在弟弟刚刚还和他亲密接触过的唇上,那两片柔软的唇瓣在灯光下泛出一片温柔的水光。
“还没有,刚确认了一半就被你打断了。”何慕恶狠狠的扯紧何瀚的领带,直冲着他的嘴唇就咬了下去。不过这次何瀚没有放任这只小狼崽子肆意乱啃,张口就堵住了他的嘴唇,舌头顺势撬开牙齿,和另一条柔软的舌头缠绵起来,搅出一片啧啧水声。何慕原本紧紧纠着领带的手毫无章法地拉扯着,总算把那条碍事的领带从那截诱人的脖颈上扯下来甩到床上,然而此时何瀚的手早已从他的衬衫下摆钻进去,沿着他精瘦的腰背肌肉来来回回摸了几遍,“该死,又输给他了。”何慕心里这么想着,正想狠狠心对着嘴里那条舌头咬下去,何瀚却突然从他的嘴里退了出去。
何慕带着点疑惑和迷茫微微仰头看着他的眼神像小猫爪子在何瀚心里狠狠挠了一下,他哑着嗓子冲何慕说了一句,“你也该确认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

“果然还是家里的床比较舒服啊。”被压到那张大而柔软的床上的时候,何慕这么想着,却立刻被一阵疼痛打乱了思路,“嘶,何瀚,你是属狗的吗!乱啃什么?”“没大没小的,叫哥。”何瀚抬起头不紧不慢的回答了他一句,又低头对着那诱人的锁骨张口咬了下去,一边咬一边恶狠狠的想着,“怎么瘦成这样了?果然还是不应该一时心软让他一个人跑出去,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混小子!”

评论(7)
热度(71)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