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越兰/瀚慕】真冷

#标题跟内容没啥关系其实是我现在心情……

#太冷了我需要自己取暖【手动拜拜】无聊的小甜段子*2 一梗两吃嘿嘿嘿

#ooc*3

Part1 越兰の场合

       陵越搓着手急匆匆地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抬头正看到微弱的灯光从那个熟悉的窗口透出来。今天在外地读大学的方兰生放寒假回家,但年关将至格外忙碌的陵越仍然得加班到深夜才能赶回家去见那半年不见宝贝弟弟。陵越轻手轻脚地走上楼梯,夜已经深了,轻微的脚步声也在楼道里发出一阵阵回响,那响声震得陵越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陵越的脸上终于抑制不住地露出一丝微笑,随着屋门被轻轻打开,客厅暖黄色的灯光流泻出来,洒满了陵越的全身。

       沙发上的方兰生正裹着被子睡得正香,对面电视还开着,嘈杂地播放着深夜无趣的电视购物节目,在方兰生脸上打下不停变换的光影。陵越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顺手又把四处散落的零食袋捡起来丢进垃圾桶,然后才走近了沙发上窝着的一小团。屋子里的暖气很足,方兰生的脸看上去红红的,热热的,看起来莫名可口,陵越忍不住又更靠近了一些。似乎是感受到了陵越周身裹挟着的寒意,方兰生不满地扭了扭身子,微微睁开了眼睛。但那对眼皮还没来得及彻底离开彼此就又胶着着缠绵到一块儿,兰生只嘟嘟囔囔的叫了一声“哥~”,慢吞吞的伸出手,摆出了一个索抱的动作。这个从小时起延续下来的习惯动作让陵越心里塞满了暖呼呼的柔情蜜意。他乖乖地把脖子伸过去让兰生抱住,两只手托起他的背脊和腿,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回了床上。

       把人放在床上的时候那睡得晕晕乎乎的小祖宗却抱着陵越的脖子不撒手,陵越只得弯腰贴着他的耳边诱哄着,说了半晌才松了手,却又抓住陵越的手贴在脸上,哼唧着说了一句,“哥,你真冷。”温软的触感从陵越贴着兰生脸颊的手掌噌噌噌传到陵越的心里,冻得有些僵硬的手似乎在一瞬间重新注入了温热的血液。

       但心疼弟弟的陵越还是很快把手抽了出来,这次方兰生没有再阻拦他,只团了团被子又继续睡了过去。然而陵越却没有动,他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方兰生,嘴角弯起了一个迷人的弧度。

       他偷偷的又弯下腰,亲了亲方兰生露在外头显出些粉红色的耳垂。看着被冰凉嘴唇触碰的方兰生不自觉地往被子里缩了缩,陵越抿了抿嘴唇,忍不住又亲了一下。

Part2 瀚慕の场合

       何瀚坐在车里远远看见家里露出的光亮时愣了一愣,随后便露出了愉悦的笑意,脚下一踩油门,爱车就加速向家门口开去。

       刚打开门就听见客厅传来隐隐约约的电视声响,何瀚换着鞋看见规规矩矩放在鞋架上那双不属于他的皮鞋,脸上的笑意忍不住又加深了一些。

       走进客厅却意料之外的没有听见那人的声音,何瀚绕过沙发走到面前,才发现不速之客已经裹着条毯子窝在沙发上睡着了。一个人睡的时候何慕总习惯把自己蜷成一团,很缺乏安全感的样子,在宽大的沙发上显得有点可怜兮兮。何慕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两只高脚杯,一杯里倒了恰好三分之一的红酒,而另一杯已经见了底。何瀚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端起那杯红酒,轻轻与另一只杯子碰了碰,发出“当啷”一声清脆的响声。

       何慕睡得并不熟,这一声轻响足以把他从睡眠中拉出来,他打了个哈欠,想把手从毯子里掏出来,一只暖手宝从他怀里咕噜噜滚了出来。“这么怕冷还不回床上睡。”何瀚心里想着,又忍不住有点儿心疼起来,而何慕努力睁开双眼辨认了一下面前的人和周围的环境,像是终于想起来似的,许久才吐出一句话“何瀚,你回来啦。”何慕肩膀上的毯子随着他的动作滑下来大半,露出身上有点宽松的睡衣和一节可口的锁骨,何瀚盯着他的动作,随口应了一声,把抿了一口的红酒放回茶几上,一步上前拎起那只带着体温的暖宝宝丢在一旁,伸手就把何慕整个儿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何瀚你好冷,快去洗澡去。”浑身软绵绵的何慕刚想把头搁到何瀚的肩窝里,又好像被西装上的寒气冻到,嫌弃地推了一下他的肩膀,最后还是双手环上了何瀚的脖子。何瀚没有理他,径直把何慕抱回房间,丢到自己的大床上,把人从毯子里剥出来盖上被子。“何瀚,被子里冷死了,你赶快洗完澡过来给我暖床。”被按进被子里的何慕挣扎了几下,探出头冲何瀚喊了一句,有缩回被子里把自个儿蜷成一团。

        等到何瀚洗完澡吹干了头发折腾完了走回卧室,窝在床上的小少爷已经蜷着又睡着了。何瀚掀开被子一角钻进去,蹭到何慕对面,热乎乎的手从何慕腋下穿过去,随后整个人也贴上来把蜷成一团的何慕展开,摊平了,整个抱在怀里。被折腾着的何慕又一次被吵醒,但环抱着他的温热身体让他感觉很舒服,便把脑袋蹭上何瀚的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准备继续安眠。然而何瀚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伸手抬起何慕的下巴就拉过来亲了下去,另一只手摸到胸口解起睡衣的扣子。何瀚的舌头灵活地破开牙关长驱直入,在何慕口腔里卷着他的舌头纠缠。何慕被他亲得喘不过气来,睡意清醒了大半,好不容易何瀚放开了他的嘴,亲吻一路向下延绵到脖颈,何慕才得了空儿呼吸新鲜空气。

       已经被剥得差并不多的何慕大口喘了几口气,刚想说些什么,就感到和正自己肌肤相亲的那人下头有什么更热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腿间,仅存的睡意终于消失殆尽,他按住何瀚在自己胸口上摸索的手,恶狠狠地说,“何瀚你这个混蛋,你的脑子里就只有这档子事儿吗?!”

       正努力奋斗着的何瀚竟然分出心一本正经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大半夜的跑到我家穿着我的睡衣睡在我的沙发上,难道不是为了做这档子事儿吗?”

       “做你妹啊!唔……别……啊……等一下啊,何瀚!”

       “叫哥啊,小慕。”

END.

#所以何大到底是不是霸道总裁……

#好冷……快来温暖我……


评论(13)
热度(76)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