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瀚慕/越兰】【穿越梗】Exchange(一)

****给 @一望川 的新年礼物,小何总&兰兰互穿梗【其实也暗搓搓想看好久了 

***先丢一小段儿试试水激励自己不要坑,暂时还只有兰兰和大何的部分因为我已经脑力枯竭QwQ

**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瀚兰(咦?)的都是错觉错觉!!!【恶灵退散

*对不起我努力搞笑了但……总之ooc已突破天际,原谅我ORZ

——————————————哈罗瓦系分割线————————————

      隐隐约约的凉意顺着肩胛骨窜进被子里,方兰生下意识地裹紧身上的被子,往里头缩了缩。今天被子盖在身上的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方兰生迷迷糊糊地想着,似乎身体与被子之间没有什么阻隔,就好像……对,就好像光着身子躺在被子里一样……“!!”被这一认知凶猛冲击到的方兰生突然惊醒,他唰地一声从床上直挺挺地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光裸的胸膛就这样毫无阻碍地暴露在空气当中。

     “啊啊啊啊啊!!!!!!”听见卧室传出来的凄厉叫声,何瀚差点儿把一口牙膏吞进肚子里。他草草漱了口,三步并两步冲到卧室,推门就问道:“小慕?怎么了?”只见被一床被子层层叠叠裹成一只有脑袋的粽子的“何慕”正把自己缩在床的一角,听到声音之后突然一哆嗦,小心翼翼地慢慢转过头来。

      方兰生觉得这大概是他十八年的人生中经历过的最可怕的早晨了,醒来的时候屋子不是自己的屋子,床不是自己的床,被子也不是自己的被子,更可怕的是,自己坐起来之后不仅觉得全身酸痛,身上还遍布着深深浅浅的红印,啊!居然还有牙印!一定……一定是妖怪!来试试我合不合口味!唉,要命要命要命,想我方兰生堂堂七尺男儿,最终也要落得被妖怪吃掉的下场,唉,若是二姐早知道此事,一定不会阻止我学法术了……

       方兰生正胡思乱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妖怪”的声音,他吓得浑身一震,赶忙闭上眼睛,暗骂自己刚刚震惊之下叫的太过大声引来了妖怪,但身体不听指挥,情不自禁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去。

       何瀚看着“何慕”小心翼翼地转过来,眼睛却闭得死死的,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动物。虽然对自家弟弟的反常举动感到有些吃惊,但他这个样子实在太过可爱,何瀚还是忍不住噗呲笑出了声。

       方兰生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妖怪的笑声,心下一阵讶异,最终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他鼓足了勇气微微睁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面前站着的人影,却在下一秒瞪大了双眼,一声惊呼也脱口而出,“陵越大哥?!”

       陵越……陵越是谁?听到床上的人失声叫出的词,何瀚皱了皱眉头,然而随即面前的人又赶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冲着他叫道,“不不不!你不是陵越大哥!陵越大哥的头发怎么会这么短!陵越大哥怎么会衣衫不整地出现在这里!你你你!你一定是妖怪变来骗我的是不是?!”何瀚无奈地看了看身上仅有的一条浴巾,又看了看面前裹成粽子的“何慕”,感觉一阵脑仁儿疼。

       何瀚仔细思考顺带着回味了一下昨夜到今早发生的事情,最终得出了自认最为合情合理的理由。一定是昨晚小别胜那啥做得太凶,小慕这是在闹别扭呢。思及此处,何瀚忍不住露出了微微的笑意,他这个弟弟一直是一个想一出就是一出的人,折磨人的点子永远层出不穷,但是经过长久的磨练,他也掌握了以不变应万变而且百试不灵的应对方法。

       何瀚走到床边坐下,捞过那团兀自喋喋不休的被子,扣住那人的下巴就熟门熟路地亲了上去,方兰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在他怀里死命挣扎着,却浑身难受着使不出力气,只能被牢牢地按在怀里。“嘶!”何瀚突然痛呼一声,离开了方兰生的嘴,得了空当的方兰生连忙使出吃奶的劲儿把何瀚一把推开,捂着嘴瞪大眼睛呆呆地看了何瀚两秒,又唰啦一声扯起了被子,把自己连人带脑袋蒙了个严严实实。

        何瀚皱着眉头碰了碰嘴上的伤口,手指就沾上了鲜红的血液,啧,下口挺狠啊这小子。他又抬起头盯着那团被子看了会,被子里的人正隔着被子冲着他叫骂,虽然声音被被子隔着闷闷的毫无杀伤力。“难道他真的不是小慕?“一个念头大喇喇地窜到何瀚脑子里,“毕竟不管小慕再怎么闹,都舍不得咬我的。”他又仔细回想从刚刚开始发生的一切事情,觉得不仅嘴唇,连头也更疼了。

     “你人面兽心,奸心兽欲,饥不择食……你你你……”方兰生蒙着被子骂了老半天,渐渐觉得喘不过气儿了,他正骂到气头上,索性一把掀了被子,涨红着一张脸冲着何瀚满含愤怒又中气十足地喊出一声,“你这个……淫魔!!!!!!!!”

       多年商场打拼磨练出的处变不惊的性格使何瀚淡定地接受了现实,无端从妖怪变成淫魔的他凭借着作为一个优秀商业精英的良好素养,还是冲着方兰生扬起了商业谈判时的标准微笑,他拿过手机打开了前置镜头,递到气鼓鼓的方兰生面前,用足以蛊惑人心的温柔嗓音轻轻问道,“你看看,这是你的脸吗?”

       方兰生盯着面前那一小块儿方砖愣了愣,才明白过来这是一个类似于镜子的东西,他望着屏幕里映出的脸眨了眨眼,又挤眉弄眼地做了一番表情,最后还不可思议地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满脸震惊地转头看向何瀚,颤抖着问道“为什么我的头发也变得这么短?我我我我为什么好像年纪变大了?”

      “……”还好小慕听不到这句话,何瀚想,应该……应该听不到吧。

TBC

*想不到我也会有打tbc的一天【手动拜拜】顺便帮我脑洞一下小何和大师兄的相处模式?



评论(24)
热度(90)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