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瀚慕/越兰】【穿越梗】Exchange(2)

***大师兄和小何好难搞啊,感觉写得特别渣,还是破罐子破摔挤一点吧ORZ快点欢乐起来吧,叙事写得好硬TUT

**时间点大概是大师兄差不多认定了是弟弟但是兰生还不造的时候?

*对不起没有你们期待的床♂戏

(一)

——————————————在下分割线——————————————

    “兰生,兰生?醒了吗?”陵越站在房门前,屈起指节笃笃笃敲了三下房门。他向来是稳重谨慎的性子,连敲门的力道都拿捏得恰到好处,足以使屋内人听见又丝毫不会显得无礼。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寻常,方兰生那一听就会让人愉悦起来的声音并没有在他敲门后片刻自门内扑出来,相反他在房门前立了半晌,却没听见屋里传来任何动静。陵越皱了皱眉,手里忍不住加了力道在门上咣咣咣拍了几下,“兰生?!兰生你在吗?”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受到摧残的门板发出的细微的颤动声。

       陵越心里倏然揪紧了一下,还没有等他回神细想方兰生可能去了哪里,他的身体已经先他一步,一脚踹开了屋门。急匆匆冲进屋里的陵越愣了愣,穿着里衣坐在镜子面前的人虽然没有回头,头发也随意散着,但陵越还是立刻认出了这就是让他紧张兮兮的罪魁祸首。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陵越紧紧皱起的眉头便一下子舒展开来,惯常带着的盈盈笑意也从嘴角弥散开来,“兰生,怎么不应一声?”陵越柔声问道,慢慢走过去,在“方兰生”肩上拍了拍。

       坐在镜子面前的人却好像对刚刚发生的一切全无反应,直到陵越的手拍上了他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视线慢慢聚焦在镜子映出的另一人身上。待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之后,他又猛地转过身,双眼瞪得圆溜溜地呆呆盯着他,带着满脸疑惑和不可置信吐出一个清晰的字节,“哥?”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里头包含的丰富信息量还是一瞬间攻占陵越的大脑,“十几年了我终于又听到他叫哥了虎子虎子再叫一声哥好想听啊不对重点难道不是他知道了他知道了他什么时候知道的我明明没有跟任何人讲啊我是不是在做梦……”以至于当面前“兰生”站起身双手捧起他的脸开始左看右看时,他的脑中还在挣扎着第一句话究竟应该说“你都知道了?”还是“虎子!是哥啊!”

       面前的“兰生”没有给他得出答案的机会,那人捏着他的脸揉了揉,又拍了拍,最终发出了一声长叹,又慢慢坐回了镜子前,整个人脱力般地扑倒在梳妆台上,口里喃喃念叨着,“虽然长得像,但他不是何瀚,我也不是我,这特么是什么鬼地方!!”

       陵越被他瞎折腾了一气总算回了神,理智也回归了本位,他心里细想着兰生绝没有道理知道这件事情,今日他的种种行为也怪异至极……不久前刚刚放下的心又猛然提了起来,他伸手抓住那人的手腕,一把将他拉过来面对自己,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不是兰生,你是谁?”

       何慕此时内心正狂奔着一百万头草泥马,一肚子气没地方撒,突然被陵越用力拽过来,心里的火一起,一手呯地一拍桌子,另一手把陵越的手用力一甩,龇着牙就冲陵越吼了一句,“特么你问我我问谁?老子也想知道我是谁!”可谁知陵越手劲极大,何慕用力甩了三次都没能甩脱,反倒是陵越听他这么一说,更加笃定了心里的猜测,捏着何慕手腕的力道忍不住又加大了几分,急匆匆问道“你真的不是兰生?兰生呢?你把他怎么了?”“痛痛痛!!!”被陵越使劲捏着的何慕疼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刚刚的气焰被痛感一压,委屈感就上来了,何慕想着自己平白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怪地方,还要被长得跟大哥一样的人欺负,从小到大何瀚可都从来没有欺负过他,磕了碰了都要心疼一阵子,想起何瀚,何慕就更难过了,索性不也闹了就朝着陵越面前一杵,抬头就泪眼汪汪地噘嘴盯着他。

       陵越原本对着兰生就没有任何抵抗力,更见不得他哭,现在面前这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兰生但是这带着水光的委屈眼神终究还是自己弟弟的模样,心下登时一软,何慕得了空儿赶忙把手腕抽出来,撸起袖子就冲着手腕吹起气来。挽起袖子后白净的手腕上露出一块伤疤,两个人都愣了愣,陵越伸手拉过那人的手腕抬到自己面前,他的动作极轻极温柔,何慕一时竟忘了阻止。陵越的指腹在疤痕上抚了抚,脸上竟露出淡淡凄然的神色,手指触到了刚刚被勒出的红印,何慕一痛,赶忙把手抽了回来。

       陵越抬眼仔仔细细看了他半晌,又摇摇头,“你不是兰生,却又没有妖气,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语气不再严厉,仿佛与对方兰生平日说话的语气别无二致,但敏锐如何慕,还是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满满的担忧和无力。这个人……对他很重要吧,何慕想着,思绪却慢慢飘到了另一个和面前人眉眼极为相似的人身上,不知道那个家伙,会担心我吗?

       回过神来,何慕也叹了口气,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两圈,学着电视剧里的动作伸手对着屋里的凳子冲陵越豪迈地摆了个坐的手势,然后自己一屁股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这位……大侠……”

     “陵越。”

     “这位陵越大侠。”

     “不要叫我大侠,叫我陵越大哥,不,陵越吧。”

     “好嘞,陵越大侠,”何慕喝了口茶,又喝了口茶,慢吞吞的开口,“反正呢我说的话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我没有更多的可以说了,要杀要剐,或者想要怎样去找你那位兰生,悉听尊便咯。”

       ……

     “你的意思是说?你的魂魄和兰生的交换了?”陵越皱着眉头听完,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他紧紧盯着何慕,像是要用眼神在他脸上戳个洞出来。“差不多是这样,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而且……”何慕顿了顿,眼神飘忽着在陵越脸上打了几转,“我其实和这个……“他捏捏自己的脸颊,”兰生长得很像,而你跟我的一位……亲人也十分相似,或许真的是前世今生也不一定啊~”陵越想起了刚刚那声惊天动地的“哥”,问道,“你说的亲人,是你的哥哥?”“嗯。”何慕点点头,又恍然大悟地一拍大腿,“啊!我知道了!兰生也是你的弟弟对不对?我就说嘛……”

      “不,不是。”然而陵越却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和兰生,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

        tbc.

 

小剧场No.1

“诶,那个,陵越啊。”

“嗯?”

“帮我穿……咳咳,穿个衣服呗,我不会穿这些东西……”(*/ω\*)

“好。”:)

“还有头发……我也不会梳……”

“……”

“咦?呆瓜,你今天怎么扎了马尾?”


**本来想让他俩打一架算了不过大师兄一定舍不得而且小慕这个战五渣【。

*对不起最近爬墙爬得太开心(*/ω\*)能不能打个商量只写小剧场?【喂

评论(11)
热度(64)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