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瀚慕/越兰】【穿越梗】Exchange(三)

***空了太久弥补一下,今天来两篇好了

**还是兰兰和大何比较开心_(:з」∠)_虽然我把大哥搞成了一个逗比……

*小何&兰兰互穿梗,欧欧西*3

前情传送门:

(一)

(2)

————————————哟,老子是分割线君————————————

      “所以他是你弟弟?那你咬他干什么?”方兰生穿着何慕的睡衣,下巴一下一下蹭着怀里的抱枕,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何瀚,一脸好奇。何瀚迫使自己把目光从那个在何慕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无害表情上移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他抬头看了看天,幽幽地说,“兄弟嘛,关系好了总是要打架的……我们只是打架的方式比较特别……”他视死如归地等着方兰生继续问他为什么要咬嘴这个问题,但显然方兰生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这个问题上转移开来了“看锅看锅看锅啊!都糊了!!!”

       何瀚盯着那块焦黑的荷包蛋,自暴自弃地对方兰生说,算了,果然小慕说的没错,厨房不适合我,我还是带你出去吃吧。“我会做我会做我会做啊!”方兰生从椅子上跳下去,抱着抱枕得意洋洋的冲到何瀚面前,他早就对那个看起来相当神奇的厨房蠢蠢欲动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何瀚,露出期待又渴望的光芒,只等他一点头就立马冲进去。

      “你?”何瀚用怀疑的眼光把方兰生从头扫到脚,方兰生看出了他眼里的怀疑,不服气地一跺脚,“你不相信我?我做的东西可好吃了!连少恭都说我贤惠呢!呸呸呸,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什么贤惠!呐,怎么样?何瀚?好不好嘛~好不好嘛~”何瀚被方兰生渴望又带点撒娇的眼神盯得飘飘然起来,从小何慕想要的东西从来伸手就要,要不到的也能巧取豪夺地弄到手,可从来没这样央求过自己,更别提撒娇了,何瀚此时才好像真正找回了一点儿作为大哥的成就感。于是何瀚沐浴在在兰生的目光里里严肃地想了想,做饭这种事,只要开了火,古代和现在应该没什么差……吧。他犹疑着点了点头,头还没有点完,方兰生已经一溜烟冲进了厨房。

       然而事实证明,何瀚还是太天真了。

    “何瀚!炉膛在哪?”“何瀚!!!!这个盖子怎么开?”“何瀚!这是什么?可以转耶!”“何瀚!火火火火火怎么灭啊!”
       两个人灰头土脸地回到沙发上的时候,何瀚唯一庆幸的就是厨房还没有被烧掉,小慕应该不会杀了他。被拽出厨房的方兰生愤愤不平的叫嚷着“这次只是意外!意外!是你没有说清楚那个炉子怎么用!下次一定不会了!”

       不会有下次了。何瀚默默在心里把方兰生列入了厨房禁入名单,全然忘记了自己原本也在这个名单里。
       经过这么一折腾,清晨的时间过得飞快,何瀚看了看表,再不出门的话去公司就快要迟了,但是把这个祖宗丢在家里……下一次就一定会在火灾现场报道里看见自家房子了吧……

       “那个,兰生?你跟我去公司吧,路上我给你买点早餐吃好不好。”“公司?公司是什么?能吃吗?”“你还是闭嘴吧。”

      “兰生,你记住,到了外面之后你就不叫方兰生,你叫何慕,懂吗?然后你也不能叫我何瀚,要叫我哥,知道吗?”“哥?我有五个姐姐,就是没有哥!虽然我想要有一个大哥,但是也不是像你这样的!只有陵越大哥那样的,才能当我的哥哥!”

        好好好,反正我是如何都比不上你的陵越大哥,何瀚心里腹诽着,但口头上只能妥协,“不叫哥也成,那你记得千万不要乱说话,如果被人发现你不是何慕,说不定会被别人抓住关到精神病院,或者被什么奇怪的机构拉回去做研究,总之你就回不去了,也见不到你的什么陵越大哥了,听到了吗?”

        方兰生听得懵懵懂懂,但好歹是听懂了回不去这一句,使劲点了点头。

    

     “这不是小慕吗?好久不见,好像皮肤又变好了呢~”何瀚的秘书Anna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方兰生的存在,咯咯笑着就伸手去捏他的脸。何慕以前溜进总裁办公室的次数不在少数,自然早跟Anna打好了关系,Anna也不从跟他见外,次次见到总要调戏何慕一下才肯罢休。

       但方兰生可没习惯被女人调戏,他见那纤纤素手朝自己脸颊伸过来,十指都涂满了艳红的指甲油,吓了一跳,一声“女妖怪!”就冲到嗓子眼上,亏得他记得何瀚叮嘱他的话,硬生生把那句话咽回了肚子里,只是整个人抱住何瀚的手臂,就往他身后缩。何瀚几时受过弟弟这样的“优待”,打架的时候何慕永远冲得比谁都快,会躲在哥哥身后求保护更是笑话。身为哥哥突如其来的被需要感让何瀚喜上眉梢,他伸手轻轻挡下Anna的手,清清嗓子说,“小慕今天那个,发烧了,他怕传染给你,所以不让你碰他啦,不要介意。”“那你俩还贴那么紧……”Anna挑挑眉,决定还是把这句对自家boss的吐槽咽回肚子里。

       不能调戏何慕,Anna只能把目光转向何瀚脸上,“咦?!何总?你的嘴怎么了?”听到这句话的方兰生的脸突然腾的一下红了个透,Anna的目光在他俩脸上转了两圈,露出了看穿了一切的意味深长的笑容。“你们,”她伸出一根手指冲他们俩点了点,“很激烈啊。”

     “好了好了好了,”何瀚也被说得莫名有点脸热起来,“Anna,回到你的位置上去,下次不许涂红色的指甲油!”说完拽过方兰生就拉进了办公室,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Anna站在那儿扁扁嘴,又噗呲一声笑了。她优雅地摸出手机,戳开一个名叫“大小何总一生推”的讨论组,愉悦地发出了一条信息。

      “卧槽!!!!!何总刚刚把小慕拉进了办公室!!!!何总的嘴还被咬破了!!!咬!!!破!!!了!!!我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tbc.


评论(13)
热度(59)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