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纸

妄想码字的半吊子MVer

【瀚慕/越兰】【穿越梗】Exchange(4)

***隔了三个月啊大概并没有人记得我了,来为瀚慕和越兰添柴火嘿嘿嘿,最近真是冷哭我

**才不会说我根本也忘记了前面扯了什么鬼呵呵呵随便看看哈哈哈哈

*缘来幸福什么时候上!!!!我已经OOC到天际了!!!

前情传送门:

(一)

(2)

(三)

————————————在下是人称分割线的————————————   

     “嗯,哥,别动。”何慕睡梦中惊了惊,迷迷糊糊地吐出一句话。陵越正给何慕盖上衣服的手停在半空中顿了顿,还是伸过去又轻轻压了压衣角。今夜是陵越守夜,他面前燃着一小团火焰,屠苏和晴雪在不远处休息,虽然方兰生是极喜欢围着他二人吵吵闹闹的,但于何慕而言,他们却是全然陌生的两个人,白天插科打混过去总算没露出过大的破绽,但是入了夜,何慕便只肯赖在陵越身侧,倒也睡得香甜。
       四下无人看见,陵越索引也放肆地盯着何慕发起呆来。此刻他的心里一团乱麻,这件匪夷所思事情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找不到更加合理解释的他选择相信面前这个“兰生”话,而真正的“兰生”又不知所踪让人担忧……大概只有待此间事了,他带着何慕回一趟天墉城,师尊博闻广知,定然有方法解决此事。只是兰生原本一心想上天墉城,若这次得偿所愿,却并不是他自己亲去,不知会不会又抱怨起来。思及兰生,陵越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他的目光在那安静睡着的脸上游移,那是兰生的眉,兰生的眼,即使知道这个躯体里存在的或许不是兰生的魂魄,但陵越眼里,心里看到的却是真真切切的,完完整整的兰生。
       然而就在这时,那双本应乖乖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直直地看进陵越眼里,带着一丝笑意和得色。看着陵越慌忙别过头,何慕脸上的笑容更灿烂起来,他慢慢悠悠坐起来,小幅度活动活动筋骨(这地实在比床难受得多),然后直起身子凑近了陵越,几乎贴着他耳边带着撒娇叫了一声,哥。
       即使在黑夜里,何慕也明显感到陵越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恶作剧成功的愉悦感让他开心起来,那个方兰生怎么样他不知道,但自己可不是个瞎子。陵越对这个方兰生的宠溺根本难以抑制到要溺死人,白天问话时陵越奇怪的反应就让何慕心里有了谱,再加上刚刚“偷窥”时那柔情蜜意的眼神,方兰生要不是陵越的亲弟弟,那陵越就是爱上他了,嗯,也说不定两者皆有呢。何慕简直要为自己天衣无缝地推理得意洋洋起来,说什么萍水相逢,骗鬼呢!
       他忍不住再凑近陵越一些,准备进行下一波攻势,陵越却压着嗓子说了一句话。“令兄与你,感情很好吧。”听到这句话的何慕突然呆住了,猛然被提起的何瀚像一泼水,噗嗤把他心头那点儿开心和得意浇灭了,反而溢出了点类似酸楚,又有点儿委屈的感觉。
     “好什么,我不在,他,他大概正开心着吧。”何慕嘟嘟囔囔说了一句口是心非的话,身子一软就倒了下来,躺倒在火光照不到的地方。他不想让陵越知道,刚刚哪些乱七八糟的心情一起涌上来的时候,他几乎就要流出泪来了。
      何慕与何瀚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何瀚被他们共同的父亲带回何家之前,何慕几乎是孤单一人度过他童年的前半部分。

     “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房子那么大,又那么空,我总是找不到爸爸,也找不到妈妈,我特别害怕那种孤零零的感觉。后来哥哥来了,我才终于胆子大起来,他像是我的救命稻草一样,我紧紧把他抱着,总觉得一放手,又会掉回去那种孤零零的感觉里,我实在害怕极了那种感觉。小时候无论他喜欢什么,我都要抢过来,玩具,吃的,小伙伴,不管是他说过喜欢的,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的,我都要跟他争,后来渐渐的他开始习惯把最好的都让给我,问他最喜欢什么的时候也只摸摸我的头说,最喜欢小慕啊。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讨厌啊。”

       何慕带着笑意小声说着,又故作轻松似的在地上打了个滚,他没有告诉陵越的是,他后来仍然害怕着,因为他开始知道,他们只是兄弟,兄弟是不会一辈子在一起的,兄弟总要各自成家,有一天另一个人会成为他最喜欢的人。所以他费尽心思甚至动用手段把何瀚留在他身边,即使他越来越清楚这是多么“罪恶”的感情。他时常问起何瀚那个从小到大问得最多的问题,醒来时,睡梦中,亲吻时,相拥时……何瀚总是把这当做弟弟的撒娇,也永远认认真真回答,是小慕啊,最喜欢小慕啊。但是何慕心中的恐惧从来没有因为这些回答的增多而减少,反而与日俱增,他早已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何瀚了。何慕忍不住转头,看了看陵越的侧脸,那眼神已经近乎痴迷了,像,真是像极了,不过一日没见罢了,他已经深深想念起何瀚来了,如果回不去……
       何慕赶忙摇摇头,好像能把这些杂念晃出脑袋一样,他明白哪些情绪应该收敛起来,压在心里,他极快地调整了心情,换上一副笑脸又凑到陵越身边。陵越还没有接他的话,似乎听了他的话又对着火光发起呆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何慕眼睛转了一转,扯住陵越的袖子,“喂,陵越大侠,我告诉你我的事,礼尚往来,你也总得告诉我你和方兰生是怎么一回事儿吧!否则……”何慕趁陵越发着呆,忽然跳起来向陵越扑过去,陵越不明所以,但却没有反抗,任由何慕压在自己身上。“你不说的话,我就要挠你痒痒啦!”说完还装模作样要伸手过去,“胡闹!别吵醒了屠苏和晴雪!”陵越低声呵斥着,但却忍不住露出笑意来。他自小与弟弟流亡,后又在天墉学武,早早背负了过多痛苦,少年早成,少有与弟弟或师兄弟玩闹的时光。而今日何慕这一闹,好似寻常人家兄弟打闹一般,陵越受他感染,一时似乎也暂忘了不快,轻而易举翻了个身,与何慕调换了位置,一手扣住他不安分的双手,正要开口。
      “师兄?兰生?你们,在干什么?”被声音吵醒的百里屠苏站在火堆边,木着一张脸地看着他们,只见陵越压在兰生身上,外袍脱下来丢在一边,两个人……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晴雪说过,非礼勿视,师兄,我什么也没看到。”说完便转身要走开,受了惊吓的陵越被屠苏一句话噎在当场,正想开口解释,只见屠苏又犹豫着转身添了一句。
     “师兄你,果然是喜欢兰生的吧。”

*一啰嗦就不知道写了什么鬼,其实吧我的本意是什么时候陵越和兰生开窍了小何就可以回去了啊喂结果瀚慕脑了太多越兰完全毫无进展嘛不然就越慕和瀚兰好了呵呵呵

评论(15)
热度(60)
© 南纸 | Powered by LOFTER